over 1 year ago

雨,你下的再大
也沒有存在感

你只是宣洩你的情緒
你只是訴說你的包袱
你只是不滿你的義務

可是雨,你不知道
不是每一場雨都值得紀念

更多時候
你只是想證明
你可以
說來就來
說走就走

 
over 1 year ago

是誰擅自驚擾了歲月
讓等待瀰漫著一股獨特的惆悵
百感交集的夾縫之中
篤定的經過歲月

沒有開口交談
卻已經道盡了紛亂與歡笑
時間不能修補
好與壞都將抹去

隨著年輪增加
茫然一夢
發酵的情感
化為真摯真誠的溫柔

傷與血痂
兩者已經沒有比較的餘地
終於
遲疑夠了
才願意用生命去澆熄
略嫌刻意的高調與懊惱

從沒想過要忽略
那正追逐上來的年老
直到年老追上來了
總有那一天
誰都會老的很不堪

最後專屬的
大概只有眼前的盡頭

 
almost 2 years ago

揭開隱藏的話
就身影浮現
走上了天橋

後患太多
被拋棄了
懲罰落後的人
是滿懷折磨的濃酒
濃烈的可以劈開
雙眼裡的朝露

原來
一步路
可以走上好幾年
流失的何止生命
還有變化

遲早要分裂
惹禍的罪人
恨或戀的貪
甘心被尾隨
然後
跟世界過不去

是誰走進了日子
退下場了
就不會想要傷害
同意無趣
承認不再討好別人
就沒有那麼心虛

都可以好過
疲累卻安眠

 
almost 2 years ago

仍然是風,地上霜
仍然是瘋,天上飛
仍然是封,都不變

那麼演個時間
糾結也好緩緩改變也好
都好都罷

奉上斷氣的擁抱
緊緊遺忘
然後再演
仍然要演
始終是演
但對白太平淡
失去了續集
沒有了逆轉空間

退場時刻
陷入沒有夢醒的國度
太無常
殘留的是
缺安穩的呼吸

沒有力氣再演
只剩下滿地理想

都懶得變
滿天飛舞
地上成霜

 
almost 2 years ago

橫也是絲!

豎也是絲!

縱橫交錯都是絲!

是思念吶!

 
about 2 years ago

離開了花香季
有一股餘音
朦朧霧美著
海市蜃樓

有一股朦朧霧
離開了餘音
花香季美著
海市蜃樓

餘音美著
朦朧霧離開了
有一股花香季
海市蜃樓

 
about 2 years ago

離開了別人期許的目光
牽起溺水的自我靈魂
嗆了嗆後沒有方向

辜負那偶的盼望
一覺醒來
愜意的仰天長笑

斷了那方狂妄的加註
昂首闊步
偏離被禁錮的軌道
放空言不由衷

縱然宿命緊追
迫使踏於荊棘的雙腳
步步成空
步步跌
狠狠的痛
重重的疼

卻迎向了重生
屬於自己的共鳴
這才看見了自己
才發現了那個
執著變成外人眼中東西的自己

PS.不是不更新,是根本忘了密碼 XD"

 
about 2 years ago

2015/05/25

在不在
念不念
那承認的一個吻

不想等
不想停
不想留

少了真
於是抹去了痕

減了誠
終於消去了跡

溫潤
一個愁上愁下
塵封的秋心

長年遠走
卻不曾遠踏出一步

猶豫了些
因為前方正在退後
呼嘯而過
又或者
擦肩而過

結果發現不會痛
只是坦蕩蕩
也是空蕩蕩

於是找出消聲匿跡的信紙
以最為濃烈的墨
添上了貪

然後
細細閱讀
靜靜慨歎

 
over 2 years ago

2015-04-01 20:01:04
原網址:http://mypaper.pchome.com.tw/vul4ejo/post/1337726360

古巷彈奏起憂鬱

寂寞與醉意

三千尺與三千里

雕琢出意義

曦落短歌引倔強

飄逸與搖擺

鳳冠與霓裳

思量一杯泛黃湯

晝現猶豫擺上心頭

遊蕩與流連

一瞬間與舊隱

缺過了為夢歌舞

殘破的秘密

鴛鴦兩茫茫

萬縷斷腸的曲

千絲夢迴的酒

飲下滋味如秋雨

莫問

歸處

秋過仍留下太多愁

卻又是上心頭的禮物

無雨也無風

成空

成餘

如影幽幽

 
over 2 years ago

2015-05-09 21:42:21
原網址:http://mypaper.pchome.com.tw/vul4ejo/post/1339229914

不用試著只想透過文字而去了解一個人,這會顯得多餘與無知。

如果一個人,僅僅透過幾篇文章就可以被了解,那麼這個人,將會是多麼的脆弱與海市蜃樓!

所以,如果只是看過某個人的文章或寫下的字句,就認為自己了解了某個人或認知了誰,這樣的片面理解是虛無且軟弱的。

當我的文章公開於網路之中,我想,我已經無能為力也不必再去為這篇文章下更多的註解或解脫。

畢竟,沒有一模一樣的人,想當然,對於文章的見解與理解程度是不會有誰會跟作者一樣的,最多只會有相似看法,但再相似,也是不一樣。

不是我不負責任,只是關於文字餘香,本來就是任誰來聞,都會有不一樣的味道。

寫下的文章是我的,扎扎實實不容任何質疑,

而文章被閱讀了,那感想就是別人的了,

作者不去強求讀者的感想,那讀者又何必執取作者的認同?

所以,何必費時間去否決一個甚至不存在於自己生命中的他人,有心機的想要去瓦解一個陌生人,不如將這份心思轉移,真真切切的去牽掛身邊的人。

我是我,我不是我!其實,也就只是我的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