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ver 2 years ago

2014-10-24 22:47:57
原網址:http://mypaper.pchome.com.tw/vul4ejo/post/1331507662

學校的阻隔,師長的否決,父母的反對,讓十八歲前的天空,並不寬闊,伸手就可以碰觸到圍在四旁的隱形框框。

高一,我跟你同班,在師長眼裡,你是吵鬧頑皮不愛讀書的壞學生,而我是安靜乖巧的好學生。

你總是欺負別人,不管是在上課還是下課,你總是騷擾別人,不管是在上課還是下課,你總是上課想睡覺,你總是比較喜歡下課鐘響,你總是想玩,你總是不做師長們喜歡看的事情,你總是不願脫離壞學生的模樣。

但即使如此,你卻從來沒有影響過我。雖然你偶爾也會鬧我,不過不會在考試前,雖然你偶爾也會欺負我,不過總是在考試後,稍微可以放鬆的時後。而這樣的差別待遇,讓班上傳出了你喜歡我的消息。

你不是人緣差的那種壞學生,大家會跟你吵吵鬧鬧,會跟你玩在一起,好幾次大家起鬨鬧你,問你傳聞是不是真的,我記得…,你總是笑了笑,沒有否認。當時也因為你的沒有否認,大家就越起鬨,關於你我的傳言也就越多。

當傳言都聽進我耳裡時,轉眼已經學期末,而我和你之間的傳聞再大家先是辛苦的準備期末考試,然後,開心準備放寒假的愉悅中淡掉,所以那段期間誰都沒有再提我跟你之間的傳言。我也就沒有解釋什麼,不!應該說我沒有機會解釋,因為當我聽到傳言的時候,班上已經進入備戰期,準備迎接高中生涯的第一個期末考。當時我想,既然傳言逐漸淡掉,我又何必再去提起,就更不用去想要解釋的事了。

殊不知,傳言在寒假裡死灰復燃,越傳越開,開學後,這傳聞就不只在班上傳,連別班同學也再傳,莫名其妙的我,想解釋,但又不知道怎麼解釋,又或者要找誰解釋。

我之所以莫名其妙是因為,我們其實一直沒有太大的交集,就算我們就坐在隔壁。整個上學期中,我跟你有的那麼一點點的交集,大不了就是見面點點頭,又或者你上課向我借筆,不,應該說你是直接從我的筆袋拿走筆。頭幾次我還有想制止的想法,但一直沒有制止,之後,我也就不以為意。

而我跟你真正有交集,是在下學期的某次上課,我忘了帶下一節課的課本,我只好趁下課時間到別班去借,去找那些會把課本全部丟在學校的同學借,無奈借不到,所以我也只好放棄的回到教室。

當我回到教室,我發現我的桌上出現了課本,我訝異的左顧右盼,大家都像沒事一樣,我還來不及找課本主人,上課鐘聲響起了,我坐在位置上再看了看大家,這回有某些人也回看了我,而從某些回看我的人眼裡,我看到了曖昧的笑,當下我就猜想到,這課本的主人可能會是誰。但我還是不確定,因為你還沒有回到坐位。

不一會,老師走進門了,你也及時跑進門回到坐位,老師看了你一眼,沒有計較,輪到我登場,我機械般的開口說,起立,敬禮,老師好!坐下。

此時我翻了翻課本,沒有去注意你,我想從乾淨的課本裡找出答案,正當我找到了你名字的時後。你被老師點名了,我還狀況外的抬起頭看看你跟老師,老師開口問了:「你的課本呢!」

「沒帶!」你輕率的說,惹火了老師,而一旁的我還是狀況外。

老師生氣的說:「有像你這樣念書的嗎?上課不帶課本怎麼念書,你看看大家,全部就你一個人沒有帶書,你還要不要上課啊!」

真是一語點醒夢中人,當下我愣住了,我恍神了,但我也懦弱了,我就這樣眼看著你被老師漫罵,看著老師當眾給你難看,看著你正代替我接受懲罰,之外,我也用心看著無恥的自己,拿著你的課本,卻卑鄙的一聲都不敢吭!

一整堂課我都很沉重,眼看著你成為我的代罪羔羊,我感到自己可怕,也感到諷刺。

我是好學生,你是壞學生……!可是我卑微的連還書都不敢在下課後還你。

我是好學生,你是壞學生……!可是我…看不見證實這說詞的道理。

← 心得留言 心得留言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