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ver 2 years ago

2014-10-30 00:11:37
原網址:http://mypaper.pchome.com.tw/vul4ejo/post/1331690590

終於到了高二的暑假,我們滿十八歲了。

但是十八歲的天空,還是不寬闊,伸手還是可以碰觸到環繞四旁的隱形框框。

我開始光明的和你在一起,我不覺得我有什麼不對,我只是單純的想要和喜歡的人在一起。所以我開始改變,不過我在學業上依舊保持完美,因為我知道這是我唯一可以討價還價的本錢,我不可以放掉,一放掉我連叛逆的資格都沒有了。

關於這點,我是不是想證明什麼?我不是沒有想過,但…這在我好久好久好久以後才想明白,我想證明的是什麼……!

所以說,除學業領域之外,我越來越叛逆,越來越脫序,我開始掙脫,我開始反抗,我開始想要屬於自己的自由,我開始激烈的唱反調,我開始不願安分的坐書牢。而我的變化,再次因為我是成績優越的好學生,而莫明的讓你承擔屬於我的所有過錯。又一次,好學生,壞學生的差別待遇。

開學前,我們相約到了河堤上,我還是依偎在你懷裡,你輕摟著我,突然感嘆的說:「我是一個被放棄的人,所以我做什麼都被看不順眼。」

「怎麼會呢?」你那雙充滿挫敗的眼神,我不知為何?

「沒有嗎?」

「我就喜歡看你。」

「真的!」

「嗯!真的。」我很擔心的問:「怎麼了,第一次看你這樣喪氣。」

「沒有,只是再想,如果我爭氣一點,或許我們就不會這麼辛苦了,說不定我們還可以是一對班對,然後一起上大學,在大學裡繼續當讓別人羨慕的一對氣死人的活神仙。」

我笑了笑,但我還是覺得哪裡不對勁,所以我說:「我是一個被期待的人,但我之所以被看順眼,是因為我順著他們的意思去做他們看順眼的事情。你覺得這樣真的有比較好嗎?」你想了想說:「這樣聽起來的話……好像沒有。」我又笑了笑。

開學第一天,你的兄弟急急忙忙跑來找我,說你要被強制轉學,現在正在校長室,我不顧所有勸阻,第一時間跑到校長室,一路上都在想為什麼?為什麼!到了校長室,我連門都忘了敲就直接闖了進去。

我看見了我的父母親,忽然,我心中不再有為什麼。我什麼都沒有問,也不需要問,因為我想我知道為什麼了。

我不管其他,直接走到你的面前,問:「你什麼時後接到消息的?」你明白我再問什麼。

「約在河堤上的那天早上。」

「為什麼不告訴我?」

「為了妳好,我怎麼樣都沒有關係。」

「你憑什麼這樣自以為?」我有些激動,也有些生氣的說:「什麼時候連你也開始,只會跟我說,為了妳好!」

你輕抓著我的雙臂,安撫我的情緒,你用堅定的眼神對著我溫柔的說:「對不起,讓你傷心了,但我發誓,我沒有放棄,我什麼都沒有放棄,真的!只是還要熬上一段時間,就像妳講過的,熬過了,就是我們的了。對吧!」你的笑容,總是能輕易的讓我融化。

「……」我無言以對了!

我們約定好了,都不要讓父母親擔心,再高三裡都要好好用功讀書,然後考上第一志願的大學。然後你走了,我們就再也沒有機會一起說話了。

那時我們三年級,你卻被逼迫再三年級的時後轉學,其實一切都是我的錯,但我的錯,最後都由你承擔,原來成績好的好學生待遇這麼好,於是我模糊了。

高三那年,我變回以前的我,我認真的努力用功讀書,我變成了行屍走肉,我只會讀書。讀到我連爸爸、媽媽都不會叫了。我想一定是因為我學會了目中無人的關係。既然我再掙扎也沒有用,那麼我不掙扎了,我安靜還不行嗎!

← 危心意識<八> 危心意識<八>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