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ver 2 years ago

2015/05/25

在不在
念不念
那承認的一個吻

不想等
不想停
不想留

少了真
於是抹去了痕

減了誠
終於消去了跡

溫潤
一個愁上愁下
塵封的秋心

長年遠走
卻不曾遠踏出一步

猶豫了些
因為前方正在退後
呼嘯而過
又或者
擦肩而過

結果發現不會痛
只是坦蕩蕩
也是空蕩蕩

於是找出消聲匿跡的信紙
以最為濃烈的墨
添上了貪

然後
細細閱讀
靜靜慨歎

← 灰燼般的指責,傷不了人 穿心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