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most 2 years ago

揭開隱藏的話
就身影浮現
走上了天橋

後患太多
被拋棄了
懲罰落後的人
是滿懷折磨的濃酒
濃烈的可以劈開
雙眼裡的朝露

原來
一步路
可以走上好幾年
流失的何止生命
還有變化

遲早要分裂
惹禍的罪人
恨或戀的貪
甘心被尾隨
然後
跟世界過不去

是誰走進了日子
退下場了
就不會想要傷害
同意無趣
承認不再討好別人
就沒有那麼心虛

都可以好過
疲累卻安眠

← 大概 總有 →